一直开工生产;而在此次泄露瞒报事件中

2018-07-01 08:16

不得不说,很多时候,企业的发展壮大正是依靠着这种权力资本的参与渗透——一些有职有权的官员,在位时利用手中的权力建立人脉,对一些企业百般关照,官员与企业间彼此心照不宣地完成公权与私权的交易。而在此过程中,市场自由竞争的公平法则被破坏,公共利益被蚕食,被关照的企业往往进入特别通道,不管是审查还是执法整改事宜,往往总是一路绿灯。这本身就为权力期权腐败埋下了伏笔。

展开在紫金矿业任职的官员名单,从县级到副厅级干部的名字均赫然在列,这里俨然已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高官退休俱乐部。不得不说,作为一个环境污染大户,紫金矿业能够在污染的漩涡中发展壮大,与权力资本在其中的参与不无关系。在7月3日发生酮酸水渗漏事故,造成汀江部分水域严重污染后,紫金矿业直至12日才发布公告,瞒报事故9天。而对于延迟披露消息,站在媒体面前的似乎只有当地政府,紫金矿业近乎销声匿迹。“围墙内的事情,企业自己负责。(围墙)之外的事情,由政府负责”,面对质疑,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的“围墙内外”之说,倒是一语道出紫金矿业与政府官员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【雅兴商务服务网】几乎每一起重大事故发生的背后,都存在着严重的失职、渎职,也几乎都存在着官商勾结的魅影,这似乎已成为了每起重大事故背后的铁律。现实却又总不惮于用最吊诡的形式,向人们一遍遍昭示着这条铁律的坚挺。如今,在震惊全国的紫金矿业泄露事件背后,铁律再现——事故背后,官商勾结、期权腐败的魅影隐约浮现。

紫金矿业紫金山铜矿在16日晚再次发生渗漏事故,目前渗漏点被基本堵截。当地居民称污染问题与地方政府保护有直接关系。记者了解到,紫金矿业公司管理团队有浓厚的官员背景,多位管理人员曾供职政府部门。其董事会、监事会成员相当部分有政府部门工作背景。

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曾对媒体表示:“企业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支持,紫金能高速发展和当地政府的支持分不开。”这句话放在如今“紫金矿业被曝多名领导曾供职当地政府”的语境中,颇能让人品出背后的荒诞意味。据称,当地官员与紫金矿业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,该县政界大部分退休官员,成为紫金矿业的抢夺对象,被委以闲职后,年薪十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。而紫金矿业在发展扩张过程中,公司管理团队有浓厚的官员背景,该公司多位独立董事也拥有政府部门工作背景。

也许,正因为有着这样错综复杂的权力网络为紫金矿业搭台铺路,一个从2007年至今环保审查未获通过的污染大户,才能够置下游村民反应强烈的污染问题及死鱼事件于不顾,一直开工生产;而在此次泄露瞒报事件中,或也正是因为在地方官场惯常的保护思维下,环境风险才习惯性地被掩盖,环境执法也才在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的走过场中,让瞒报事件悍然发生;而当瞒报事件被曝光后,也正是在这种组成企业主要架构的权力体系下,政府才最终成为了问题企业的终极代言人,企业却在事故解释中彻底噤声。

企业的发展固然离不开政府的搭台铺路,可当这种本应成为公共服务的搭台,却成为权力资本渗入企业的某种形式,甚至破坏市场竞争规则,损害公共利益,乃至引致重大事故发生时,这种企业依托权力发展,权力渗入企业寻租的形式,才实在值得深思。

而在权力资本转让的过程中,随着时间的推移,企业往往又成为离任或退休官员“发挥余热”的第二职业场,正如紫金矿业中容有大量退休和离任官员,且每年领着十几万到几十万的年薪一样,这也不过是企业与官员间完成投桃报李的某种形式而已。